大陸名家sir哥對《西行紀》評價
今天,Sir又認識一位不凡的角色,要介紹給你們《西行紀》
2018-08-28 15K

國漫崛起~~這句話,Sir是不敢喊了。

一兩年前,當Sir突然被一部國漫驚豔,會如此興奮地感歎。但現在不說了。不是因為國漫不行,而是當驚豔次數變多,又捧著一部作品大喊“國漫崛起”,就有點好笑。所以今天,Sir更傾向於說:每一部優秀國漫,都有自己的性格。有的接地氣、有的國際範。有的穿著破爛,眼神銳利;有的細雕朽木,內心虔誠。沒錯,今天,Sir又認識一位不凡的角色,要介紹給你們

《西行紀》

對它,Sir的感覺是:硬。先提一下動畫的片頭。灰白的蠟像人物,鏡頭和光影轉動,形體始終保持靜態。角色眾多,每個都造型獨特,面目或猙獰或邪魅,給人一種分庭抗禮的人物群像感。針鋒相對,氣勢如虹。

《西行紀》有畫質過硬。它是香港漫畫作者鄭健和、鄧志輝的作品,本身就極為硬核。畫風精細、猛烈。而製作成動畫後,適應了3D,質感更強了。寸頭的毛路、水滴的流散痕跡、皮膚上的皺褶。是不是歎為觀止?值得細看N遍。

女主角也一樣,不僅美,還美得有國味,有態度。光有好看的皮囊還不夠,故事也得有私貨,它改編自名著《西遊記》……這麼說好像等於沒說……所以它還要進行當下最流行的加工、改造和顛覆。

故事的設定從“西遊記後”開始——唐僧一行,從西天取回了“奇經”(沒寫錯,不是“真經”),三界非但沒有變好,反而大亂。諸多大神勢力拼命爭奪奇經,人間也漸漸妖魔橫行。“西遊記”沒有消除仇恨,反倒催化了貪婪。16年後,一匹狼(沒錯,主角不是猴兒了)在機緣巧合下拿到了奇經,決定重新找到唐僧一行人,回到西天極樂,歸還奇經。不是取經,而是還經,有意思。當故事的講述跳躍到了新層面,於是每個人設也都有了不同於原著的暗黑味道。

土地公公

比方說土地公公。不再是慈眉善目的老爺爺,而是真的髒不拉幾的“土地”。

脖子是樹根、腦袋是石頭、皺紋是青苔,頭頂還插著紅傘……嗯,是蘑菇。

性格懦弱得不行,每次聽說天宮來人,都要立即縮到地下去。

在關鍵時候又會偷偷跑出來,給主角塞錢(因為他是土地,經常撿到錢)。

二郎神,變成了一個追求力量的暴戾之徒,分不清黑白,崇尚拳頭即正義。在《西行紀》開場,他就發動了一場戰爭,殺光了一山的龍族,自己還親手斬下了龍王的頭。

二郎神

觀音?這個顛覆最大,直接就設定為壞人,而且,簡直壞到爆。

我們所知的觀音,本沒有男女性別之分——《西行紀》的殺心觀音,借此演變,成了“不男不女”的邪魅。粉紅頭髮、唇彩、還有飄揚的粉絲帶。

觀音

哈哈,最離奇的是他——硬漢唐僧。

唐三藏不再像原著那樣,年紀輕輕,平和迂腐,禁欲到有點無聊。而是一個有血有肉、也有心結的滄桑糙中年。怒了會爆粗(還很能打)。怕了會捶牆。慫了時,還會抱著錢跑掉。有man、有萌,有世俗。對,還有喪——因為理想破滅,整個人變頹廢,就在長安城開了間酒樓,醉生夢死(原著裏更誇張……開了間妓院)。不過,當他情緒過激時,心裏又會蹦出一個想像的孫悟空,擋住他的暴力。這裏的唐僧開始是頹廢的,他習慣逃避,習慣冷漠,自己越來越疲累,也越來越憤怒。當主角請求他重出山門時,他拒絕了,還想縮回去。但這時,奇經出現了。(是的,奇經不只是道具,還是個角色……)她只用一句話,就點化了他——這一次不為天下蒼生只為你自己。

看到這,相信很多觀眾都很受用,Sir也一樣。

西遊記的各種衍生品,都在說,要造福社會,要無私奉獻,要服務集體……

那些當然很對,但缺少一個辯證過程叫:

當一個人無法解決自己的問題,他又如何能夠解決集體的問題?

對於《西行紀》來說,同樣的道理應該是這麼說:

不揮過拳,怎麼知道如何收拳;

沒灑過淚,怎麼知道如何克制淚。

在原著漫畫中,唐僧決定還經前,還有一個念頭:

從神,到人。

從出世後的信仰,回歸入世時的體驗。

這種帶有煙火氣的血肉魅力,與漫威系列一樣,都貼近了現代人對凡人英雄的要求。

對了,前面還說到了故事的內核,“還經”。

為什麼要還?

是不是人類變了?

曾經我們取經,是因為太愚昧,太貧苦,想知道如何活得更好;

如今我們還經,是因為太精明、浮躁、放縱……我們有太多“活得好”的答案,卻一個也不相信。

但Sir不得不說點實話:《西行紀》本身也有“矯枉過正”的嫌疑。

前面說到,硬是一種性格——它有好,也有不好。

總體來說,《西行紀》是年輕人的一場狂歡。

它暴力、中二,有對“個性”的強調,也有對權威的藐視。

它好,因為它對壓抑的生活,伸出了中指。

豎中指,是一件很帥氣的動作,但也是一個最艱辛的動作。

說俗點就是,裝逼容易後面難。

給年輕人看的東西,不代表就可以浮於表面,它一樣需要年輕的靈魂。

《西行紀》現在才放出8集,它能為這個中指做多少,決定了身為一部國漫,究竟能走多遠。

我們拭目以待。

開場硬,pose正,還能從頭到尾不腎虛。

對國漫而言,這才是作品最終的競爭力。

資料來源:Sir电影

評論更多
Share to Facebook Share to WhatsApp Share to Twitter Share to Line APP Share by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