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畫入侵童話書,毒害下一代?
「在書店看到小時候耳熟能詳的童話故事書、繪本的封面換成了全新畫風時,感覺很不對勁。」大家有過這樣的經驗嗎。近年封面「萌化」的童話書愈來愈多,網絡上亦有有不少「作為兒童書的封面這不太合適」「不利培養感受性及想像力」等負面評價。兒童文學評論家赤木かん子就上述批評有以下見解:
2018-10-26 1763

河出書房新社《人魚公主 》

(世界名作動畫繪本)

日本人對書籍的美感有較高的要求

 日本動畫、遊戲也經常使用「萌畫」。雖然沒有明確的定義,但可以理解為「大眼睛」「低等身」「彩色的髮色」「動畫風濃」的人畫作畫。從而「萌」倒不少人們,亦讓不少人產生性幻想吧。而最近這些封面「萌化」的童話書亦有不斷上升的趨勢。


 例如河出書房新社的「世界名作動畫繪本」系列的《人魚公主》《輝夜姬》《灰姑娘》。負責上述部分作品的插畫的上北ふたご是電視動畫《光之美少女》(朝日電視)系列的漫畫的孖生姊妹漫畫作家。每當討論到繪本・兒童書的萌畫化問題時,她的作品都一定會被搬出來做例子。另外學研Plus的「10歲前必讀世界名作」系列、KADOKAWA的「角川翼文庫」等作品也同樣地採用了這類萌畫。


 就這個現象,不少大人都有「這不太適合用在繪本及兒童書上吧」、「這些和男性向動畫畫風這麼相似的作畫真的適合小孩子看嗎」這些反對聲音。但另一方面亦有大人表示「受兒童歡迎的話便沒問題吧」。赤木指出繪本及兒童書的萌畫化的原因是「這是日本人重視書籍封面的證據」。


 赤木表示「直至江戸時代日本都是以木版印刷來製書,當時製作印模的書道家們若想以字體及配置表達詩歌的意味的話,他們會打散那些文字,然後拼砌出內容。對讀者來說,他們可以理解到字詞背後的意味、以直覺去『把握情景』。正因為日本民族對書本有一份藝術美感的執著,因此大多數日本人都會以美術觀感來選擇書本」。


 因此,對日本人來說,書本的封面是展示內容的重要要素,「特別是兒童向的繪本,故事從封面那一頁便已經開始了。正因為日本人重視書本的封面,所以才會對繪本及兒童書的封面之萌化有這麼大的爭議。歐美的書本的封面,大多是簡單的設計吧?因為對於他們來說書本只是『道具』,封面只是包裝,只是用來『保護書本的紙』而已」。


大人無法分辨小孩子喜歡的萌畫和討厭的萌畫

學研Plus《阿爾卑斯的少女海蒂》

(10歲前必讀世界名作)

就繪本及兒童書這麼重要的封面被萌化,赤木有以下看法「與其討論封面使用萌畫的對與錯,我覺得批評大人的審美觸角不足才是問題的所在」


「就如剛才所說,日本人對書本的美術要求很高。例如,只要封面的插圖與內容不一致、系列作中其中一冊的畫風出現大變化,便已經會對銷量造成巨大影響。不過,並不是所有人都有最頂級的審美觸角,而這個審美觸角是會隨年齡增長而遞減的」


 最大的問題是「大多數的大人是不會察覺到自己的審美觸角已經過時」


「一流的設計師某日突然引退,理由是他清楚察覺到自己的觸角已經過時,追不上年輕人的時代。但是,大多數的大人是無法察覺到的。相反,即使審美觸角最差的年輕人也好,他們也能好好掌握時代的步伐,能清楚分辨30年前的設計和現今的設計。常常聽到別人說『我年輕的時候明明可以分清楚每一個偶像的樣貌,但是現在的偶像在我眼中都長得一樣樣』這正正就是審美觸角是會隨年齡增長而遞減的印證」


 赤木以前曾經接過出版社的繪本角色設計的工作,為了知道小孩的喜好,他向當時的小學三年級的孩子們聽取了意見。他準備了五個不同的設計,然後問小學生們最喜歡那一個設計。得出的結果是全部人都喜歡其中一張設計。理由是「因為那個設計有當時十分流行的星星靴 」。即使是小學三年級學生,亦都已經可以憑直覺知道現在的潮流。


 套用到萌畫上也是一樣,年輕的世代能夠清楚理解什麼畫才是緊貼潮流的畫,「因此小孩其實也能清楚判斷什麼是喜歡的萌畫和不喜歡的萌畫」。


「判斷的基準,只有小孩子們才會懂。但是,受小孩子們歡迎的話,代表了他們認同這些作畫。然後這便會成為世界的潮流、大方向。三歲小孩覺得『這個很好』的顏色會成為未來10年的流行色。批評繪本萌畫化的大人,就和分不出偶像的樣貌的人一樣,他們只是無法理解萌畫的不同之處,無法分辨這些萌畫和男性向的動畫畫風有什麼分別而已」


 另外赤木更指出在繪本及兒童書的封面上使用萌畫的做法在1980年代poplar公司便已經開始使用了。對萌畫抱有違和感的人,其實在小孩子的時代說不定便已經受過萌畫的洗禮。


「披頭四出道初期的評價也是非常差,被認定為不良才會聽的音樂,但現今已成為了古典音樂。就如時裝一樣,潮流的服裝也是每年都在轉變。所有事物都隨時代變遷,繪本的插畫也不會是例外,對於其他變化毫無疑問,只針對著繪本變化來批評的人,我只想說『那麼你就一直給我穿著那些30年前的流行服飾吧』(笑)」


萌畫真的削弱了讀者的想像力?

《新譯 安妮的故事<上>完全版》

(KADOKAWA)

繪本中所使用的萌畫是被掌握著現今流行的孩子們所認同的作畫。但對於對繪本、兒童書封面萌化相當抗拒的大人來說「表情都畫得這麼清楚,小孩子還有什麼想像空間呢。」因此,兒童書的插畫應該要盡可能簡潔。但赤木並不認同這一點。


「莫札特三歳便喜歡上交響樂曲,但一般的小孩應該三分鐘便睡著了吧。因此,能夠接收簡潔、優良傳統的事物的人其實是擁有一種非凡的才能(接收力)。插畫也是一樣,能夠從傳統的簡潔作畫中讀出感情及解理情景,其實亦是需要很大的才能。但是一般的小孩是不可能做到。當然,這也可以從教育著手培養孩子的接收力,但作為父母其實不應強求孩子。給孩子們認為『活著就是快樂的事』才更重要。家長應該透過讓孩子們選擇自己喜歡的繪本,來培養他們的閱讀興趣」


 赤木認為不應把大人的感性強加在小孩子上「被大自己30歲的人叫你穿他的衣服的話,你也不會好受吧? 其實小孩子也是一樣,選擇繪本也是一樣」


「因此,與其浪費時間去用大人的尺度去評論萌畫的是與非,倒不如直接帶孩子們去書店,讓他們選擇自己喜歡的書吧。父母該做的就只是定下預算。定好了1個月的預算後,小孩子就會認真去考慮『即使花掉三個月的預算,也想要這本圖鑑』。小孩的獨立思考、決斷力就是這樣被培養出來的了。即使孩子有沒有才能,是否聰明過人,對於父母來說,孩子誕生的瞬間就已經是無價之寶了。因此,孩子喜歡怎樣的插畫的封面的書也沒關係吧」


 赤木總結、「其實小孩子很聰明,書店內的劣質兒童圖書一定不會好賣」。因此,用大人過時的審美觸角來討論繪本、兒童書的封面萌化的是與非根本是沒有意思的。

(取材・文=千葉こころ)


赤木かん子(あかぎ・かんこ)

兒童文學評論家。長野縣松本市出生。法政大學英文學科畢業。1984年作為「書本偵探」找出被遺忘年幼時看過的書的書名及作者名而踏足了書本的世界。其後作為兒童圖書&文化簡介、推理小説推介、書評人而活躍起來。有大量著作。


原新聞來源:https://www.cyzowoman.com/2018/10/post_206184_1.html

評論更多
Share to Facebook Share to WhatsApp Share to Twitter Share to Line APP Share by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