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港漫十大新聞-下
數日前為大家帶來了2020港漫十大新聞-上,今日繼續回顧一年功過與大家倒數十件港漫大事來迎接新的一年。
2020-12-31 3269

第五位:「我和殭屍」漫畫迥光返照

和仔公開說過,他畫的短篇比長篇平均會跌三成,在港漫忠實粉絲力撐之下,上個月推出的《野狼與瑪莉2》比《阿修羅》下跌20%,但沒想到《我和殭屍有個約會》漫畫版,第一期竟然全城斷貨,一書難求,據探子回報,「我和殭屍」三期平均銷量竟然拍住長篇漫畫,打破和仔短篇漫畫魔兕。


第四位:李中興引發的《王風雷》駡戰

近排港漫最大的話題,就是12期完的《王風雷》,因為大量使用「穿越橋段」,令到故事合理性大受批評,由網台大肥帶頭下,力數編劇李中興,加上鬼才興(邱福龍改的花名)街霸時代往績,春麗差點俾印度佬強姦,KEN俾豪鬼雞姦等等橋段,令一堆花生友圍觀,批評李中興成為網上熱話,這亦證明李中興還有人氣,否則又唔見某某編劇及某某漫畫人被網民評頭品足?


第三位:龍虎門換帥,萬二神書之戰

聽業內人士透露,二十年前,黃玉郎曾經想買返「龍虎門」呢個品牌,對方開出個天價,最終以授權方式合作,出版《新著龍虎門》,但二十年過去,支付授權費總合比當年買斷價錢多出一倍,加上近年書數由三萬幾跌至一萬幾,黃玉郎希望對方由每年二百幾萬授權費減少一半,對方反對下中止合作,之後由原來班底過檔繼續出版,只少了黃玉郎的掛名主編,這算是港漫今年大事,但在商言商,也不是好奇怪的事。


第二位:正牌《小流氓》版權誰屬?

這件事已經進入司法程序,大家可能知道得比筆者多,筆者就為大家講解一下「小流氓」創作歷史,話說1969年12月,19歲的漫畫家黃玄生(後來丁小香先幫他改名為黃玉郎)在灣仔道唐樓寫了一本書叫《小流氓》,寫了幾期後,因為債務壓力下,於1970年2月將出版權賣給出版人黃光先生,之後銷量越來越好,黃玉郎再有創業意向,自己成立「玉郎圖書公司」,偷偷出版自己的《小流氓》,直至1975年改名為《龍虎門》。

八十年代初,黃玉郎成立「玉郎機構有限公司」接收《龍虎門》出版權,並於1986年正式上市,即是之後的「文化傳信」,按這個歷史流程,究竟「小流氓」版權屬於邊間公司呢?

如果黃玉郎同玉郎機構簽過轉讓書,版權當然歸文化傳信擁有,如果沒有文件證據,只能靠口頭承諾,即是話黃玉郎曾經答應小流氓及龍虎門屬於一體,都歸文化傳信所有,但文化傳信轉過幾手,有誰能作證呢?按照公司法,版權應在「玉郎圖書公司」,或者著作人黃玉郎手上。


第一位:黃玉郎祁文傑師徒和好?

大家沒想到第一位竟然是這個新聞,或者說是沒公布的新聞,筆者聽到這個消息時,起初也不相信,不過後來知道實情,真的好感動,亦好窩心,作為一個港漫迷,黃玉郎同祁文傑兩師徒陪著我們長大,見證港漫盛世,帶俾我無數快樂時刻,他們可以重歸於好,可以一起吃飯,說說當年趕稿日子趣事,何等快樂。

在老總要求下,港漫十大新聞寫完,在這祝大家新年快樂!2021年香港回歸平靜,香港人生活愉快。

2020港漫十大新聞上連結

評論更多
Share to Facebook Share to WhatsApp Share to Twitter Share to Line APP Share by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