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揭開港漫89年大事的面紗
1989年 1 月 20 日,聯合晚報刊登一篇由查小欣訪問黃玉郎的專訪。
口述/黃玉郎 筆錄/查小欣
查代表查小欣
黃代表黃玉郎
2020-04-11 2651

查:以畫師來說,服務年期最長的是多少年? 

黃:最久的要數祁文傑,有十…..十四五年了。


查:畫師的流動量是否很大? 

黃:經過十多年當然有流動,但跟我的畫師,監製,助理,也有七八個是服務超過十年,有很多員工都服務十年以上的了。 


查:十五本漫畫書每個月的銷售量平均若干? 

黃:每個月差不多二百萬本。 


查:統計所得,玉郎機構的漫畫占全港漫畫總銷量百分之八十,對嗎? 

黃:我統計是七十巴仙%。 


查:其餘的三十巴仙%屬於哪些公司? 

黃:有上官小寶的鄺氏公司畫社,外面其實還有好幾間公司的。 


查:那些人是否在玉郎機構服務過的呢? 

黃:可以說,大部分都在玉郎機構服務過。包括上官小寶,小威等。 


查:都安全離開?(用開玩笑的口吻問) 

黃:(一臉嚴肅的回答)我們有連絡的。例如香港第二大漫畫商上官小寶在玉郎機構工作了幾年後,自己出去開公司,我們的關係保持得不錯,久不久會碰碰頭,討論一下畫壇大勢。商業上我代理他外埠的版權及代為在外埠發行,他還請我們屬下的印刷廠報價,他預備將他的漫畫書交給我印刷。 


查:玉郎機構中最暢銷是哪五本漫畫。請依次列出。 

黃:第一是中華英雄,第二是龍虎門,順序是如來神掌,醉拳,玉郎漫畫(由第二至五位的,均是黃玉郎任主筆)。 


查:作為一個老闆,員工的漫畫比自己的好銷,你有何感覺? 


黃:我感到很開心,八九年前我已經很欣賞馬榮成,那時他尚在上官小寶處工作,先是跟小威的,後來跟小寶,也有四五年了。我覺得他的畫功不錯,就是無法突破,冒出頭來。他的家人覺得他沒有成就,入息極不穩定,最後因沒有出版社收它的稿,他來找我,說想入玉郎,我當然很歡迎啦! 


我們是需要簽約的,但他的家人很反對他做這行,我花了兩個多小時說服他的家人,告訴他們做這行是好,看看我吧,我的成也不錯。以我的眼光,小馬一定會有不錯的成績,不會象過去幾年般,沒有突破,沒有成績的。我又給了他一個固定薪酬,並答應他一定將他的潛能發揮出來,終於他的家人替他簽約,當時他未滿廿一歲。 


查:合約的年期若干?當時的薪酬又是若干? 

黃:太久了,我不大記得,應該是五年的約,工錢每張畫百五元,我規定他的生產量,每個月他收入應有七八千。(港幣以下同) 


查:現在馬榮成的薪水是否外傳的二十萬一個月? 

黃:不止,不止。不如給你一個總數吧,八七年至八八年會計年度,他的底薪,稿費,花紅,收入是六百萬。(馬榮成今年27歲) 


查:是玉郎機構中,年薪最高的職員? 

黃:肯定是最高的了。 


查:不怕其他員工妒忌? 

黃:不會的。這是玉郎的作風,想薪酬高,就要有表現,自己爭取,他們早就習慣了,不會妒忌。 


查:《中華英雄》每月銷售為如若干?它帶給馬榮成年入六百萬,又帶給玉郎機構一年純利多少? 

黃:《中華英雄》是雙週刊,每月賣三十多萬本,帶給玉郎機構的純利是兩百多萬。 


查:那豈不是公司比馬榮成賺得更少。 

黃:(黃玉郎也輕笑起來)是呀,因為我本身是個畫師,我的作風也是像畫師多於老闆,我覺得他成就和銷量都好的時候,報酬自然高,這是我以前打工時冀望老闆會做到的,今日自己就付諸實行。 


查:《中華英雄》的構思是出自本身,還是你的呢? 

黃:《中華英雄》的書名,人物,故事,我早已構思妥當,不過太忙沒時間畫,小馬加盟時,我便將整套故事講給他聽,問他喜不喜歡畫,他說喜歡,我就全部交給他負責,已八年多了。 


查:馬榮成從何時開始拿六百萬年薪? 

黃:其實他的入息,每年都跳升得很厲害,五十巴仙,一百巴仙的向上跳,一直到八七至八八年度跳至六百萬。其實如果按照合約來付薪酬,他只得百多萬。 


查:你會覺得你是馬榮成的恩人嗎? 

黃:不會,我不覺得我是他的恩人(頓了十多秒),我覺得我是一個。。。。。(他思考了一個貼切的形容)當為一個伯樂,賞識了一匹千里馬,那比較恰當,至於是否他恩人或提攜過他,那就見仁見智(他提高了語調說)。 



查:可否形容一下馬榮成的工作態度? 

黃:他工作態度都相當好,只是間中脫期而已,不過這是很值得原諒的,花或許那套稿的畫面難度比較高,遲了起貨。是很值得原諒的。 


查:你很明白他的情況。 

黃:是,同時他對繪畫很有天分,而且很醉心。 


查:你有傳授他一些招數嗎? 

黃:大家聚在一起他談談天,研究一下會有的。在初期的時候。 


查:你跟他的關係密切嗎? 

黃:大家的關係是良好的,因為他埋頭工作,我也埋頭工作,我要管這麼多間公司,很多事務我要參與,我本身很忙。 


查:你可以形容一下,你與馬榮成之間的關係嗎? 

黃:我可以說很欣賞他,他很尊重我。 純粹賓主關係。 


查:你有去探望過馬榮成嗎? 

黃:沒有,我沒去探他。因為那時候很混亂,他亦不大歡迎別人去探望他。我派人去探他時,他已出院,因為他的傷勢不很嚴重。崔源發的傷勢比較嚴重,但它不是我公司的員工。 


查:是嗎? 

黃:去年八九月,他進來玉郎兩個月就走人,後來他跟了小馬,我也不知道。 


查:那你幾時知道小馬被砍? 

黃:就是那天早上看報知道的。 


查:怕嗎? 

黃:好怕。因為我是一名成名的畫師,可以說玉郎機構能有今日的成就,也是靠我的右手畫出來的(他不期然的舉起右手),而被斬的又是我公司主要的畫師,我感到很突然,那感覺很直接,如果我是他,遭受到這等不幸,心裏上會很震驚,會接受不來的。 


查:他接了恐嚇電話後,有告訴你嗎? 

黃:有,他告訴我,我馬上叫他去報警備案。 

查:他有照做嗎? 

黃:有,他立即去備案。 


查:如果同樣事情,發生在你身上,你會怎樣? 

黃:我會出國。 


查:有提議他出國嗎? 

黃:有,但他沒有照做,他是很有主見的人。 


查:作為一個老闆,你有為他請保鏢嗎? 

黃:我有問他意見,需不需要我請人幫他,他說他自己可以處理。 


查:在你的漫畫生涯中,可有被人恐嚇過? 

黃:我,有呀,有幾次的了,或者我出街小心呀,或說“手頭緊”呀。最顯著的例子是五年前,我們旗下一份刊物的總編輯被人上編輯部尋仇,劈傷了右手(這位總編輯,至今仍任職玉郎機構),那宗案子也搞得很大,亦有電話打來公司要脅款項,我們沒有付款。 


查:款項若干? 

黃:二十萬。我們交給警方處理,結果不了了之。 


查:現在還有人恐嚇你嗎? 

黃:偶爾會有些無聊電話啦! 


查:你害怕嗎? 

黃:我?雖然不大害怕,總會擔心,會小心點。 


查:你那麼活躍,會為此而減少曝光嗎? 

黃:我是個相當活躍的人,我覺得我自己行得正,站得正。毋須要避瑋,自己出入小心就是了。 


查:你有保鏢的嗎? 

黃玉郎:我?有的。如果去的場合比較雜,我會與朋友一起去。 


查:小馬近半年沒上班,你知道嗎? 

黃:有,他有上班的,但從港灣道搬來北角玉郎中心(兩個月前)後,他才沒上班。他如果覺得這樣比較安全,我也不反對,主要他很準時交稿。 


查:有問他不上班的理由嗎? 

黃:他說他覺得不安全。(稍頓)其實我們對畫家不會施壓力的,不會強迫他們要做什麼什麼的,儘量給他們自由。 


查:你有用過一番心思去捧紅馬榮成嗎? 

黃:花一番心血的。例如將《中華英雄》的故事給了他,內容包涵了民族意識,應了潮流。當時《如來神掌》已很賣好,有七八萬本的了,我將它的稿放在“如”及《生報》裏,帶領我的讀者去看他的畫,我記憶中,公司極少為一個人跨刀的,他是第一個。 


查:他半年前向你提出辭職的是嗎? 

黃:沒有,他沒說辭職,大家一直在討論合作的方式,在講條件,他對我說:-“公司正賺大錢,可否給我多點自由和利益。”我說:-“這沒問題,你替我工作,我也給你那麼高的薪酬,何況將來合作!” 


查:小馬所指的自由,是哪方面的自由? 

黃:創作上的自由呀,行政自由呀等,換言之,是改為合作形式,不再是賓主式,對他來說是個身分的轉變,我希望有個長遠的合作,因為我很喜歡這個人外,也很欣賞他,自己也感到高興,可以令一個畫師發揮他的潛能。 


查:馬榮成走,有帶人走嗎? 

黃:日後才知道,現在還未有人向我辭職。 


查:畫漫畫是否要很有天份? 

黃:不是要很有天份,但一定需要天份。 


查:如果不用右手,用左手可以畫出同樣的效果嗎? 

黃:畫不到的,從來都沒有這樣的例子,因為畫畫不同寫字,畫畫要講究筆勁和筆氣。所以這件事,令我很驚奇,因為我是個成名的畫家,右手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 


查:你有為右手買保險嗎? 

黃:沒有,但我整個人有買保險的。 


查:畫師成了名離開玉郎機構,你可會有感觸?會心痛嗎? 

黃:不會。已經習慣了,現在外面的畫師。大部分都是玉郎出去的,玉郎七一年成立,至今十七年了,來來去去的人不少。 


查:流失的,有一百人嗎? 

黃:不止。無論主筆也好,助手也好,遠遠超過一百人的數目。 


查:將來對有潛質的新人會有所保留嗎? 

黃:不會,不會,這是我的性格,我是以畫家的性格做生意,證明了我的成功,我開發了漫畫這個市場,我的策略是對的,不能抑壓員工的薪酬,為何我不給員工多點讓他儘量發揮他們的能力,為公司擴大爭取市場,因為市場不是一個人可以造出來的,是靠群策群力爭取讀者而成的,我走這個路線非常正確,日後亦會循這路線走。 


查:市場上哪個對手你認為是不錯的? 

黃:上官小寶是很不錯。 


查:在與小馬談合約的過程中,有因利益上的問題而弄到不愉快嗎? 

黃:沒有,因為我和小馬就如我形容,我很欣賞他,他很尊重我,我們談條件時態度都很和緩。 


查:據說《中華英雄》二月會大結局,對嗎? 

黃:不是,這本書不會完結的,會繼續出下去,正如我們別一本書《怪異集》的主筆離開後,由其他的主筆代替,繼續出版。 


查:半年前,他被毆時,你有給他勸告嗎? 

黃:有,叫他小心點。 


查:有替他檢討一下,為何會有人打他嗎? 

黃:有,他不大喜歡提自己的私生活,跟他檢討時,他都說不知道,我祗好勸他交朋友要小心。 


查:他當時有表示懷疑你嗎? 

黃:他當時很得意的,他沒說懷疑我,他懷疑很多人,但卻是沒理由的,結果不了了之,說到懷疑我,是太沒理由的事。 


查:你有看外間的報導嗎? 

黃:有。 


查:很多字裏行間都暗示你是牽涉這件事,你會採取法律行動嗎? 

黃:外間很多報導都有誤導成分,我覺得對玉郎很不公平,如果有腦的人都會反問:黃玉郎會不會這樣做?我會保留一切法律追究的權利。 


查:你認為馬榮成事件是誰人所為? 

黃:這是一件刑事案,我們不便發表任何說話,現在外間亂講也對我們造成傷害,我不想去傷害人。 


查:外間亦有人認為是有人嫁禍給你,以收一箭雙雕之效。 

黃:不表意見。 


查:警方有找過你嗎? 

黃:有,他們來過,問一些關於馬榮成的背景及他的收入等。 


查:此事對你的影響到哪個程度? 

黃:影響不太大,因為謠言止于智者。 


查:外界都認為馬榮成替你賺很多錢。 


黃:他賺的錢占玉郎機構總盈利三個巴仙。坦白說,今日我也算是億萬富翁,我會不會這樣蠢做這些事。我本身亦是一個畫家,我也很害怕別人會斬我的手,對不對?如果我指揮別人去斬他,第一件事會影響我聲譽,第二件事我怕復仇。我今日的環境不錯,我很珍惜現在擁有的一切和自己的生命,如果我做這樣的事,對自己是個很大的傷害。 


查:此事有引起內部恐慌嗎? 

黃:沒有。 


查:你有為此事困擾,睡不著?或避看有關報導嗎? 

黃:當然感到不開心,但沒有睡不著。至於報導我全部都看。 


查:遇上不開心,你會怎樣宣洩? 

黃:找朋友聊聊天或聽聽歌。 


查:你會用暴力解決問題嗎? 

黃:小時候就會,長大後,已不再打架,事實上我是很怕打架的,打贏又如何?自己也會受傷的。暴力沒用的,我用講道理的方法去去解決問題。 


查:教導子女亦然。 

黃:對。 

查:太太知道此事後有何反應? 

黃:她很替我擔心,怕同樣的事情會發生在我身上。 


查:你看來似乎很累。 

黃:(他輕笑)要應付很多電話,很多朋友打電話來跟我討論這件事。 


查:他們的反應如何? 

黃:他們都替我不值。

評論更多
Share to Facebook Share to WhatsApp Share to Twitter Share to Line APP Share by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