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風雲:九龍皇帝傳奇

庭祥仁 著

小說
分類
2019.11.12
更新
0
字數

本電子書由「香港漫畫書」製作

©版權所有 ComicBook.hk

第1章 【天命】

第1章 【天命】

一九四九年,大上海。

華格臬路,一座建於一九二六年,由一幢中式兩層石庫門樓房和一幢中西合璧風格的三層樓房組成的大宅,氣派不凡。

居住在其中的人更加不凡!

大家都知道他是一個皇帝,上海的皇帝──陸雲生。

大上海,十里洋場,冒險家樂園,龍蛇混雜,所有人都希望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力,呼風喚雨。

七幫九會,各自在上海盤踞山頭,樹立勢力,其中以青幫最大。

二十多年前,一個小伙子陸雲生隻身來到上海,由一個賣鴨梨的小販,加入青幫,憑著他的拳頭,打出了天下;與姜兆仁、龐新榮結成兄弟,號稱「上海青幫三大亨」,稱霸上海灘!

陸雲生更被譽為「上海皇帝」,儼然上海地下世界之王!

怎知局勢急劇變化,一直憑著「人面、情面、顏面」在上海稱霸的陸雲生,晚年亦開始失意神州,漸漸被孤立,勢力慢慢流失。這個上海皇帝終於走上了他的黃昏歲月。

 

夕陽黃昏,六十一歲的陸雲生站在他的睡房露台上,看著眼前黃昏的雲霞。

一陣涼風吹過,陸雲生忍不住咳嗽起來。

陸雲生的紅顏知己王小冬走出露台,輕輕的替他披上晨褸,再掃著他的背項,希望能舒緩他的咳嗽。

人稱「冬皇」的王小冬本是一個京劇名伶,她放棄了舞台上的歡呼與光榮,就是為了守在陸雲生的身邊。

王小冬輕聲說:「涼了,你有喘症,不要站在露台上,對你的身體不好,回房去吧!」

陸雲生看著夕陽:「這景色很美,可惜,已近黃昏……」

王小冬知陸雲生意有所指,倚偎在他的身旁:「形勢未必會這樣差……」

陸雲生淡淡一笑:「我隻身來到上海,憑一雙手打出了天下,什麼惡劣形勢未經歷過?只是現在時不與我。難道真的是英雄遲暮,天命如此?」

王小冬問:「你信天?你信命?」

陸雲生哈哈大笑:「就算我信天,我信命,知道上天如何定我的命,憑我陸雲生,必能逆天改命!」

 

四月的這一個晚上,黑雲閉月,雷聲隆隆,閃電劃破長空,大雨傾盤而下。

陸家大宅的大廳,氣氛凝重。

大廳上坐著十八個人,每個人臉上陰晴不定,一頭大汗,低著頭沉默不語,不是手指飛快的打著算盤,就是以龜甲、古錢、爻草等在不停地占卦問卜,或掐指演算。

這十八個人,就是大上海被譽為最神準的「十八神算」!

平素任何人想找他們其中一人為自己占算都不容易,想不到,在這一個雷雨大作的晚上,十八神算居然全聚於陸家大宅,以畢生的功力推演算命!

鐵板神算趙丹陽混身冒汗,手指飛快的敲著算盤,敲得指頭破裂,濺出鮮血,但依然咬著牙齦,算子起落,劈劈拍拍地響個不停。

易經神卜侯爺不停以龜甲搖著古錢卜算易卦,每卜一卦,眉頭一皺,「破」的一響,手上的龜甲竟然被撞碎;古錢墮地,現出了卦象,候爺一看,哇的一聲,竟然噴出了大口鮮血。

神算一個接著一個,算出結果,之後都是心血俱損,頹然倒下。

領頭的鐵算子坐在一眾神算中央,不管身旁的同伴逐一倒下,只半閉著眼,接過每個神算耗盡心血占卜的結果,雙手不停合指演算。

終於,鐵算子把最後一個神算的占卜結果也包羅演算了,混身乏力的他,以顫抖的手,寫下了最終的批言結果!

看著手中的批言結果,鐵算子混身抖顫,猶疑著應否送上給這大宅的主人。

一陣咳嗽聲響起,原本在閉目養神,居中坐在沙發上的陸雲生張開了眼睛,說:「算出來了吧?」

鐵算子大大的吸了一口氣才說:「回陸先生,都算出來了。」

陸雲生緩緩點頭:「結果怎樣?」

鐵算子硬著頭皮說:「陸先生,我們算出來的結果,都是一樣…」

陸雲生一笑:「上海十八神算都算出同一結果,其準確度應該不容置疑,說出來聽聽吧。」

「最終的批言是……」鐵算子以顫抖的聲音說:「『帝皇命終,絕路難逃……』」

聽見批言前兩句,陸雲生臉色一沉,雙目圓睜,盯著鐵算子。

鐵算子嚇得向後倒退,跌坐在椅上。

陸雲生沉聲說:「接著的批言是什麼?說!」

鐵算子顫聲說:「是……是……『續命南方,千里……尋草』……」

一向處變不驚的上海皇帝,此時卻顯得有點失神,喃喃地說:「『帝皇命終,絕路難逃,續命南方,千里尋草』,天命真的如此?」

鐵算子膽怯的說:「陸先生,批言中『絕路難逃』一句並不簡單,你若不離開上海灘,只怕『絕路』難逃……」

陸雲生盯著鐵算子:「『絕路』難逃?」

鐵算子驚顫:「陸先生帝皇之命始於此,亦絕於此;要離此絕地,遠赴南方,方能借命續命!」

陸雲生冷哼:「一定要離開上海……」

鐵算子搖頭:「陸先生既然帝皇命終,即運已逝,多留一刻,即增一分凶險,必須盡快離開,否則……」

陸雲生臉色一沉:「否則又怎樣?」

鐵算子吸一口氣,吃力地說:「恐怕到時絕地困蛟龍,必死無疑!」

陸雲生咳嗽一聲,有點不服:「要離開上海,又有何難!」

鐵算子顫聲說:「帝運終,落陰谷!經過我們十八神算推算,陸先生的運勢已走到盡頭,呈大凶之象,怕就怕難離絕地!」

陸雲生盯著鐵算子:「即是我必死無疑?」

鐵算子搖頭:「我們十八神算會盡用精、神、血,替陸先生續運三天,希望陸先生能在這三天之內,離開絕地,續命南方!」

陸雲生聽罷,居然大笑:「好!就讓我這個帝皇命終的陸雲生跟這個要我絕路難逃的天鬥一鬥,看我在這三天內能否離開絕地,續命南方!」

陸雲生大笑間,禁不住猛地咳嗽起來。

陸雲生的咳嗽沒有停下來,越咳越厲害,大廳上的眾人都不知所措。

雷擊電閃,雨下得更大。

整個陸家大宅,只聽見咳聲、雷聲、雨聲……

 

同一個晚上。

中國南方的一個小島,香港。

這個時候,香港還是英國的殖民地,英國人儼然是這個地方的極上層階級,擁有無上的特權。

中國人在這個殖民小島生存下來,就要在英國人之下,不斷尋找生存空間。

不同的勢力在香港滋生,至高無上的英國貴族、依附英國人的華人富豪、無惡不作的貪污警察、窮凶極惡的黑道幫會,各據山頭,建立自已的勢力,奪取最大的利益。

九龍城寨,是香港的一個三不管地帶,一座自治圍城!

城寨中樓宇非法擴建、僭建,一幢挨著一幢的興建;內裡街道縱橫交錯,污水遍流,老鼠橫行;妓寨、賭檔、毒窟林立;黑道嘍囉、妓女、賭徒、癮君子常在城寨內流連;絕對是一個人間地獄。

傳說,掌管這個人間地獄的人,也是一個皇──九龍皇。所有人都說:九龍皇是一個非凡人物。但住在城寨中的非凡人物,何止九龍皇一個!

九龍城寨橫巷深處。

一幢五層高的破樓。

樓宇外表破舊,但一路踏著樓梯走上頂層,卻發現左邊的樓房有點不同。

那些樓房的大門居然是上等的紫檀木,與城寨中破舊的建築完全格格不入。

樓房內,裝修陳設古雅,廳中擺放著的都是上等酸枝桌椅,牆上掛著的更是名家字畫。

在藏污納垢的九龍城寨裡,完全想不到會有這樣古雅別緻的樓房。

更令人想不到,在這古雅別緻的樓房內,居然傳出陣陣痛苦呻吟的吼叫!

樓房內的睡房,一個七十多歲的老翁,臉上掛上一副遮著雙眼的墨鏡,瘦弱得像一副乾屍躺在床上,不住抽搐,口裡流著口涎,喉頭發著痛苦的呻吟吼叫。

老翁身旁有一個二十來歲的少年人,雙目含淚,驚惶的取出一枝針筒,將嗎啡吸入針筒內。

老翁痛苦大呼:「快!快點給我打嗎啡,我要撐下去!快呀!」

少年人流著眼淚,將針筒扎入老翁突起的的手臂血管,為他注射大劑量的嗎啡。

大劑量嗎啡的作用下,老翁痛苦稍緩。

老翁用盡氣力拉著少年人的臂膀,大聲呼叫:「再給我打多點!我不能死!我要等!我要等!」

老翁掙扎間,臉上的墨鏡掉下,只見他的一隻眼睛只得眼白,另一隻眼睛的眼珠居然是橫裡一條黑線!

這老翁是誰?

他拚死也要等的是誰?……

 

夜空中,電光閃過,接著響起隆隆的沉雷之聲。難道,風雨欲來?

正在加載第2章 【續命】
文字
背景
默認
白色
米色
灰色
淺綠
綠色
深藍
黑色
共0章
  1. Loading...